农业,正成为机会主义的温床(精)

——行业分类:农业创业

今日头条2019-12-04

阅读(1724)

农创精华 不白解读第413期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政策释放,技术突破,农创门槛降低,机会好像无处不在。但是,新三农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机会主义盛行的温床。新三农正成为机会主义的温床...

农创精华 不白解读

第413期

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政策释放,技术突破,农创门槛降低,机会好像无处不在。

但是,新三农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机会主义盛行的温床。


新三农

正成为机会主义的温床


1983年,伟大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到江苏等地实地考察农村改革,回到北京后, 他用四个字概括了自己的感受:“喜气洋洋”。


人们喜气洋洋,新房子盖的很多,市场物资丰富,干部信心很足。


那时的苏南地区,出现了第一批农业大户,试行规模经营,引导将农田适当集中到种田能手的手中,政府给予一定的支持补贴,他们是农村改革的第一批受益者。


这轮改革大大解放了生产力,在被视为蒙昧落后之地的农村,诞生了超过1500万个乡镇企业,让一大批农民摆脱了土地的束缚,成为创业的主体。


1984年10月,《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改革重心从农村转向城市,从农业转向国有企业。农村,这个时期完成了它特定的历史使命,注定要为城市的发展作出巨大的牺牲。


风水轮流转,直到2004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发布,重新聚集三农问题。自此,每年的“一号文件”被视为新三农的风向标。技术革新、政策加持之下的“乡村振兴”,更是造就了一轮新农人为主导的“农创高峰”。


一边是大量新农人大量涌现,一边是大资本对农业的虎视眈眈,可普遍都逃不脱二八法则的宿命,成功的凤毛麟角,更多的还是在年复一年地煎熬。于是有些自媒体煽动情绪,把症结归于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说是“政策红利”误导了农创人,雷声大雨点小的声势让入局者心灰意冷。


殊不知,做农业政策很重要不假,但把所有问题都推脱给一个全国性、导向性纲领,而忽略地区、行政效率的差异化跟市场的多变性,这种毫无逻辑的谬论不是哗众取宠,就是制造戾气,不白不敢苟同。


虽然农业周期长、见效慢是共识,但农业并非悲观者说的那么不堪,新三农场景下,搞农业不是没前景,而是需要真正有人能下沉下来,不那么浮躁,用心服务好三农产业升级,做强农业品牌,把农产品应该有的价值能还原出来。


需要我们警惕的是, 在低门槛、大市场的诱惑之下,新三农正成为机会主义的温床。


向左走

风口上的猪都能飞吗?



关于“机会主义”的“左“跟“右”,毛主席在1955年9月在中共 七届六中全会扩大会议上的一句话作了总结:


什么叫左倾?什么叫右倾?好像妇女生娃娃,七个月就压出来,就是左了。过了九个月不准出来,就是右了。


农业是最遵循自然规律的行业,“慢”才是农创的本质。以褚橙为例,大家都只看到褚橙光鲜的表面,在背后却是技术更新、组织变革上的雷厉风行,是褚老以75岁高龄种下6年后结果橙子的坚毅。


都说农业是大风口,人人都幻想做“风口上的猪”来分一杯羹,没有长远的规范,又缺乏深耕、整合供应链的能力,在资本的裹挟下的急功近利既是机会主义的土壤,也是各种暗箱操作的空间。


“扇贝跑了獐子岛,农产品萃取银广夏,没伞的孩子尚作”等等,这些都是抓住所谓的“风口”,或浮躁冒进,或低估大众的智商,成了调侃的笑料跟反面教材。


骗补贴,“资本下乡”,以“产业”为幌子搞房地产,假大空的面子工程等等背后,有多少是以“抓住时代的风口”“乡村振兴”为幌子的?机会主义盛行之下,旧三农问题变成新三农问题,比如农业资本化对农民的侵蚀,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等等。


纵观整个农业,从资本到涉农创业个体甚至某些地方政府都充满了机会主义的浮躁。


1)模式的盲目追逐


以生鲜电商为例,近期爆出呆萝卜资金断裂传闻,在这之前,社区拼团企业“十荟团”和“你我您”靠合并取暖,曾获清流资本等1.2亿美元融资的爱鲜蜂也没能走完全场。


“生鲜”类的风头不可谓不猛,但当短平快的流量思维,盖过了以品牌力为导向的营销思维,在流量已经高度分散,流量入口成为大家的必争之地的情况下,“高频刚需”成了猎趣流量的新名词。


生鲜农产品在这样的背景下,被畸形的助推了起来,这恰恰也是最让农创人悲哀的事情。



生鲜只是农业“向左走”的一个缩影,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会员制等新概念层出不穷,在大资本的加持之下杀入到农业当中,但是脱离了农业的本质,幻想利用资金、管理优势颠覆传统的生产模式跟流通模式,却水土不服,其结果是把农产品当作引流获客的工具拉低了均价,对整个农业产业链条也造成了伤害。


2)种植端的盲目扩张


以水果圈为例,“追风者”永远不是少数,追规模、追品类、追单品,以这几年的明星单品沃柑为例,在广西,因为盲目扩种,“沃柑”的面积迅速扩大,目前已经达到100万亩,并以南宁市武鸣县为中心扩散,造成市场逐渐饱和。


第一年行情好,大家一窝蜂地上,结果第二年产能过剩,价格暴跌;第三年少人种了,价格暴涨,第四年再次重复第一年的情况,如此形成恶性循环。


资本在模式上的机会主义,遵从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最多只是把产业格局的搅浑,但农创人在种植端的机会主义,伤害的却是自己实大实的利益。


最为致命的是,越来越猖獗的早采现象缩短了品类的生命周期,造成了品类的早衰,多少区域品牌正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向右走

旧船票能否登上新农创的船?



如果说向“左”是一种脱离实际的冒进跟浮躁,那么向“右”则是一种因循守旧的保守跟迟缓。


之前写过一个案例,从深圳回到梅州的饶富章,一头扎进深山,独自一人开路、围山、圈舍、建房,花费10年多,单人独居深山谷里,养出年产超100头的野山猪,却因为销路问题愁白了头。


都德说,在这个躁动的时代,能够躲进静谧的激情身处的人是幸福的,但搞农创不能故步自封,农创需要情怀,仅靠情怀支撑起来的坚持和韧性,没有良性的持续盈利模式,能走多远?饶富章在营销端意识的缺失,曾让不白无限遗憾,这也很多农友们的通病。


要知道,当搞农创脱离了解决温暖范畴,成了一种职业,新农人正成为一种身份“自我认同”,但很多人都没有摆脱传统的“小农思想”,纵使取得了“新农人”的身份,又被父一辈的老农人有什么区别?


在农创上遇到坑了,栽了跟头了,简单一句“农业周期长、见效慢”“靠天吃饭”聊以自慰,而不是从技术更新、组织变革、市场营销中去寻求突破,处于涌动激流的时代之帆下,又能走多远?


结尾


投资多个农业项目,对农业念念不忘的雷军说过,有人说我是机会主义者,我说这是瞎扯,如果我都是机会主义者,那世界上就没有坚定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的实践者了。


农业的水太深,有情怀的雷军,一手建立了“小米产业链”,在农业方面,又何尝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草根农创人要找到一个“左”“右”的平衡点,这里提供一个思路:



大农业工业化、小农创IP化,大众产品注重差异化的品质升级、小众产品注重个性化的精神迭代;大众产品拥抱消费升级、小众产品拥抱消费分级;大众产品做大众型渠道·小众产品做小众型渠道。



农创难,为什么那么多农友还在咬牙坚持,也许,艾青的一句诗能告诉我们答案: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吾谷网立场。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小编推荐

热门项目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