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农村有房吗?这是一个巨大发财机遇!

——城市名称:全国

头条号​ 农人农地2018-02-11

阅读(1946)

“盖得好好的一院房子闲着这么多年没人住,还得花钱保养。这下好了,我们农村的空房子也能和城里的房子一样上网挣钱了!”家住安徽合肥市庐阳区三十岗乡东渠村的杨德余老人高兴地说。

不久前,媒体报道,合肥开始试点探索“共享农房”模式,瞄准体量巨大的农村闲置住宅,用互联网共享平台连接起供需双方,以期让这些农村“沉睡的资产”重现生机,释放更多经济红利。

众所周知,农村闲置房屋侵占大量耕地,浪费土地资源,有损村容村貌。节约集约利用土地,坚守耕地红线,解决农村闲置房屋问题,显得尤为重要。此前,一些地方采取了多种措施,如改造农村闲置房,开辟公共文化服务场所;创新流转方式,解决贫困户住房问题;以经营理念盘活闲置房……而合肥试行“共享农房”,则是城乡“共享经济”的一种创新。

“共享农房”与“共享民宿”模式不同,“共享农房”的租约期往往在5年至30年,租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房屋内外及院落进行翻修,真正回归“乡居”,或是利用农房进行创业。这种方式对于农民来说,除了可以获得租金收益以外,还可以就地工作拿薪资。

共享农房,你造吗?

共享农房,你造吗?

据与合肥庐江区合作的北京云华农汇网负责人介绍,虽然现在全国租赁闲置农房的现象已经存在,但大多数是租赁者与农户进行私下协议,其合法性、正规性没有保证,租房者与出租者的合法权益也得不到保障。“农汇民宿(合肥庐阳)闲置农房云平台”可以以合法的方式,通过签订正式的租赁合同,确定出租者与租房者的权益,它不仅可以盘活庐阳农村闲置农房,带动当地农民增收,还将吸引白领、创客等个人以及大型工商资本、旅游、地产企业投资乡村闲置农房租赁,进而引入更多的外来设计风格和经营思路,与庐阳农村传统民俗、特色文化、人文内涵相融合,通过发展新型乡村民宿、精品民宿、旅游民宿,助力庐阳乡村旅游提质升级。首期,北京云华农汇网已在庐阳区各乡镇挖掘出900多户闲置农房资源,其中近百户农房已在“农汇民宿(合肥庐阳)闲置农房云平台”上正式发布。

“这种全闲置的农村房屋约占三十岗乡全部农宅的40%,房屋主人大多已进城工作、买房,定居在城市,老家的农房无法产生任何经济效益。此外还有30%的农房只有部分时间、部分房间有人居住,也处在半闲置状态。”农汇网农汇民宿总裁负责人介绍说。

三十岗乡靠近省会城市,观光旅游发展颇为红火,但即使已有不少农房都被开发,仍有900多套“空房子”多年无人居住,属于“全闲置”农房,类似这样的“空房子”在全市体量更大。

“盖得好好的一院房子闲着这么多年没人住,还得花钱保养。这下好了,我们农村的空房子也能和城里的房子一样上网挣钱了!”家住安徽合肥市庐阳区三十岗乡东渠村的杨德余老人高兴地说。

“对农民来说,除了可以获得租金收益以外,还可以就地‘转业’成为物业服务人员,提供保洁、餐饮等服务。”三十岗乡乡长袁捍告诉记者。从开通到运行一个多月以来,这个乡上线发布的闲置农房已有100多套,房屋的位置、面积、使用情况都可以在线实现图文查询。

正是因为“共享农房”能够很好地贴近供需双方的需求,引导了广泛关注和诸多赞誉。

有专家指出,“共享农房”新在大胆突破,实现闲置房屋的效益最大化;新在满足部分市民的“逆城市化”需求,共享农房”的租约期往往在5年至30年,租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房屋内外及院落进行翻修,让部分市民能远离尘嚣,享受到乡村的诗意生活,真正回归“乡居”;“共享农房”新在拓宽农户创收渠道,为农户开辟了一条新的创收方式。

也有专家指出,从物的一般属性来说,农房和城市商品住房,都具有满足居住的基本属性,但基于保护农村集体权益和农民权益的双重考虑,农房被多加了一套“保护层”。农房应获得平等对待,“共享农房”从独有到共用,借助“共享经济”的模式,是打破城乡二元结构、消除城乡差异的一种自我尝试,具有开辟先河的重大意义。

事实上,类似的做法其他地方也在探索。2017年4月,武汉市大力推行“三乡工程”,万中集团董事长葛天才带着村民成立了武汉杜堂旅游专业合作社,村民们纷纷将闲置房屋入股合作社,每年有10%的保底分红。今年2月8日,合作社发放2017年分红,共发放资金520万元,惠及村民1088人,辐射杜堂、崇杰两个村的20多个自然湾。其中涵盖花卉园林工人389人,土地流转23人,劳务工人462人,合作社164人。“现在可以就近打工,每天吃上热乎饭,每年还能拿分红,真好。”葛天华有一套平房、一栋两层小楼入股,平时也在合作社打打工,此次他领到的租金和工钱共达5.8万元。“2016年我全年在外打工的收入才2.5万元,‘三乡工程’让我的年收入翻了一倍多。”

但业界对此也共享农房的概念有怀疑之声和审慎判断。知名网友黎明表示,某地闲置房屋有无商业价值,很容易判断,在适宜地区,其开发运用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从本质上说,所谓“共享农房”的绩效,取决于招租引客的地方大环境,以及在大背景中恰当的商业运作,其营运主体,并非地方政府和网络平台。如今某些地方的宣传,将商业开发的成功和政绩捆绑在了一起,将商誉和“官誉”连在了一起,那么,公众就该记住这一点,也把商业失败、商誉破产和地方“重大决策”一并挂钩。

显然,“共享农房”怎么推进,30年长租,双方权益如何更好维护,如何保护一些古建筑,如何避免重蹈共享单车的老路,等等,还有待于当地结合实际,在不违背法律和当事人约定的前提下,制定出适当可行的措施,在推进过程中,总结经验、弥补不足、平衡利益、守住法律,让“共享农房”的先行先试具有可操作性,甚至可以迈出安徽一省之界,推广至全国。

为引导各地规范发展,安徽还专门出台《关于支持利用空闲农房发展乡村旅游的意见》。《意见》支持利用空闲农房发展乡村旅游,变空闲农房为共享农房,开拓了乡村振兴的新路径,有利于建设特色旅游服务平台,提升特色旅游接待条件,加快农村经济发展。但是,如何落实好政策,活用好政策,发挥好政策的最大效应,真正把空闲农房变为共享农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吾谷网立场。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小编推荐

热门地块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