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大多数:7000万人支撑的三四线城镇经济

——行业分类:城镇经济

【公众号】新土地规划人2018-01-12

阅读(1052)

个体户和农村商业体,占了中国商业人群的70%。这些“夫妻店”、“小店铺”、“小生意”,为我们提供新鲜的瓜果、可口的饭菜、一杯热茶,供给我们几乎所有日常生活所需……他们对我们生活的重...

从事商业的人群,是过去几十年间,驱动中国经济前行最重要的力量。


在聚光灯的中心,是乌镇商业大佬们的把酒言欢,是滴滴、共享单车等潮流企业备受关注。


似乎,这就是中国经济的全部。


(雷军、王兴等互联网大佬在乌镇把酒言欢,备受关注)


然而,在聚光灯之外,才是中国经济“沉默的大多数”。



全文字数:2455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


2017年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全国有各类市场主体8935.7万户。其中,企业2696.8万户,占30.2%;个体工商户6052.8万户,占67.7%;农民专业合作社186.1万户,占2.1%。


也就是说,个体户和农村商业体,占了中国商业人群的70%。这些“夫妻店”、“小店铺”、“小生意”,为我们提供新鲜的瓜果、可口的饭菜、一杯热茶,供给我们几乎所有日常生活所需……他们对我们生活的重要性,可能远远大于马云和李彦宏。


这是个少有人关心的商业群体。


他们不在舆论的视野,银行和金融机构喜欢和大企业合作,不愿意给他们进行信用贷款。积木时代CEO彭少新说,在很长时间内,这些人甚至借不到几千块钱去从事生产。


沉默的大多数


在东北凤城县,王春兰每年秋天都会种下一棚蘑菇,给这个家庭带来数万元的收入。然而,今年初春的一场大雪,把春兰家的温室大棚给压坏了。


重建大棚需要5万的资金,然而王春兰家的钱正好都用来装修房子了,这让她捉襟见肘,十分焦虑。之后她在村头的电线杆子上看到了积木时代的广告,联系到积木时代的工作人员,在经过层层审批之后,拿到了五万的贷款,成功重建了大棚。


(春兰家大棚里种植的蘑菇,每年能给这个家庭带来几万元的收入)


积木时代就是服务于像王春兰这样,占中国70%的商业群体。积木时代为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乡镇及农村地区的实体小微企业、个体经营者、农户群体提供信贷服务。


这个群体,常因为各种原因需要周转和发展资金,却往往由于地域分散、缺乏抵押物、财务数据不全、经营风险波动大等因素,难以得到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


他们向银行申请贷款困难,大多数人的生产资金只有靠熟人关系筹借,更有甚者去借高利贷,酿成悲剧。


王春兰之外,从新疆到海南,从西藏到东极岛,中国三四线及以下乡镇、县域及农村地区遍布至少7000万这样的个体户。


例如,积木时代在荆州做莲藕种植的客户蒲真,想在厦门开个卖莲藕的门面,租金成本要14万,他手里可用资金只有7万,最终向积木时代成功借款7万。此后的日子,他还多次向积木时代借款,以支付货运费用,工人工资等,积木时代缓解了蒲大哥的资金流压力,让他可以从容的经营生意。


(蒲真站在自家的藕塘前,像这样的藕塘,蒲真一共承包了160多亩)


中国城镇、县域经济


王春兰和蒲真是7000万的代表,积木时代从2014年开始服务这个群体,目前已经有数万客户。


“他们是最需要帮助的商业群体,不过过去没人在乎他们”,积木时代运营副总裁陈超说。此前,陈超和积木时代CEO彭少新,在小额信贷领域都有超过10年的经验,他们见证了小额信贷的变迁。


然而,这项工作的开展却并不容易,最开始到一个地区,个体户并不信任他们,被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拒之门外的个体户觉得“哪有这等借钱的好事”,没办法,为了获得用户的信任,积木时代每天都安排信贷员去小商户聚集的地方发传单,一户一户的去讲解,之后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再之后口碑慢慢传开,积木时代与当地个体户、农户打成一片,成为他们生意上信任的伙伴。


积木时代在开展业务的地区建立20人左右的营业部,工作人员深入到当地的产业中,了解客户真实的经营状况,甚至是社会关系。


每个地区都有着自己的主流产业,例如有的地方会种植苹果,有的地方纺织厂聚集,积木时代的工作人员会摸清产业上下游的情况,在信审过程中,除了看借款户本身的经营参状况,大部分时候还要结合整个行业的发展情况做判定,在不断的接触中与从业者建立信任关系。在彭少新看来,他们给客户的贷款是快捷而有温度的,“真正去服务他们,为这些被传统金融遗忘的人群创造价值”,他说。


小微企业的普惠金融:

15亿大于150亿的价值,

慢功夫与长期价值


积木时代成立于2014年,是微金融集团积木拼图旗下公司。积木拼图CEO董骏给积木时代的发展目标是“稳一点、慢一点”,这在习惯了“大跃进”的科技金融领域十分罕见。


成立三年,积木时代累计放款额达到15亿,对比其他新金融公司,额度不大。积木时代CEO彭少新说,他们是一家“慢速前进的重公司,稳是整个公司发展的主旋律”。


2014年刚开始时,积木时代一个营业部一个月的放款指标只给15万,用来调试业务和风控。测试成功后,每个区才根据需求慢慢提高放款目标。直至2015年年中,诸城、青秀、兴宁三个营业部在“逐步放开”的情况下,突破了100万每月的额度。


积木时代这种求稳的态度,也与积木拼图集团整体的调性是一致的,作为金融行业从业十几年的老兵,董骏十分清醒,他说:“个体工商户的经营性贷款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更加需要稳步前行”。


现在多数互联网金融借款服务机构都采用“信贷工厂”模式,线下只有销售市场人员,却没有实地风控人员,风控力量更多是集中在总部,集中审批——这种模式明显不适合经济跨度极大,情况极复杂的中国个体工商户。


而积木时代借鉴德国IPC风控模式,同时又根据三四线城镇的用户特征进行了改良,这种模式不完全分离前端和后端,它是把它整个流程每个接触客户的点都作为它的风险控制点,积木时代的员工不仅仅是单一指标考核的,他们要背着两个指标,“风控+放款”指标。也就是说每个经手放款业务的人,都必须要参与风控——前端的人并不止负责销售,还要负责风险审核,甚至还有一定批贷的额度。


董骏认为,IPC的模式发展起来相对较慢,但也更稳固。积木时代用类IPC模式,三年只做到40个门店,但用“信贷工厂”可能一年就可以做到100个门店,但那并非彭少新团队与董骏所追求的。


“小额信贷,是个考验人性的行业”,从业十几年的彭少新认为,曾经这个行业杂乱无章,销售人员短期逐利,为了业绩不顾风险,而且放款过程中非常容易滋生腐败。“看着几百万的钱,几千万的钱,谁不心动?”作为行业“老炮”的陈超见过太多行业中的尔虞我诈。


积木时代正在用这种慢的理念改变这个行业状况,首先用类IPC模式让风控下沉,让人人都可以参与风控,降低违约风险。而最重要的是,积木时代是行业真正开始做专业人才培养,以及强调企业文化的公司。


“我们用文化引导团队,强调不追求短期的利益”,彭少新在团队建立沉着、稳健,不追求眼前短暂利益的企业文化。并且,积木时代建立了人才成长通道,为行业培养更专业的人才。


彭少新说:“曾经这个行业的业务员拿非常低的底薪,只追求放款量拿提成,我们杜绝这种行为。积木时代给员工高于行业的底薪,从一张白纸开始,培养他们金融行业的专业度”。


在彭少新和董骏看来,帮助个体户、小微商户的经营性贷款是一个长期的事业,不是3-5年的事,而是几十年,甚至百年的规划。这将为中国商业70%的人群,建立一个长期帮助他们的体系,而这是普惠金融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来源:韦物主义 

新疆新土地城乡规划设计院   信息中心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吾谷网立场。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小编推荐

热门地块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