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哪段爱情不曾颠沛流离

——项目地点:

【公众号】化肥价格资讯2017-08-10

阅读(408)

一个人久了,总期待这些平静的夜里,会发生点什么。今晚终于实现了——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听到手机在呜呜震动


一个人久了,总期待这些平静的夜里,会发生点什么。


今晚终于实现了——


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听到手机在呜呜震动。挺好奇的,这个点了,谁还给我打电话?我瞟了眼屏幕,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立刻心跳加速!


手指滑过接听键,我故作淡然,“喂?”


“今晚见个面?”他问。


“现在?”


“嗯。”


“会不会太晚了?”


“……”


他沉默几秒,“那随你。”没等我再回答,电话已经被挂断。


拿着结束通话的手机,我有几秒的懵逼。


这时,我脑子里不断浮现他的面孔,以及跟他之间发生过的那些事儿,我没再多作考虑,迅速将自己捯饬了一番,提着包包连夜出门。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来到他所在小区的房门口,我不轻不重的试探着敲他的房门。很快,门被打开,他出现在面前……而此时的他,浑身酒气,满面通红,眼神恍惚而迷离,高大魁梧的身躯斜倚在门上……很明显,他是喝多了,正处于醉意朦胧的状态。


“呵,你还是来了。”他哼笑了声,直勾勾的盯住我。不得不说,他这张脸,仅仅是瞥一眼就足以让好多女人‘万劫不复’!



我深吸了一口气,稍稍镇定了一下……他忽然就一把拽住我的胳膊,“进来!”说罢,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在他粗暴的拖拽下跌跌撞撞进入客厅,随之,门也被他踢着反锁了!


然后他很快搂住我,脸埋进我脖子里,满身的酒气朝我涌过来~我也没打算酝酿什么了,卸下所有的伪装,身子一软就主动投进他怀里,主动攫住了他的薄唇~对彼此的身体已经足够熟悉了,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我们迅速滚倒在沙发里,驾轻就熟的纠缠在一起。


这样的节奏,难免会让人脑补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中的某某躺在医院需要巨额手术费,然后在走投无路之际撞到霸道总裁,被他甩了几千万买下XX夜,从此上演着‘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狗血剧。


其实非也。


他叫韦连恒,我叫白深深,我俩1年前在一艘巨型邮轮勾搭上。


1年前那段时间我恰逢人生的一个低潮,工作上被人捅刀不说,又遭遇男友劈腿吸毒。总之事业和爱情一败涂地,生活简直糜烂透顶……为了散心,我报了个6天5晚的邮轮旅游。


那晚,我在邮轮的酒吧里一杯一杯复一杯,也忘了自己当时是个什么形象,反正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当听到他的搭讪,我转身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刻,才发现世界上真的有一种男人的‘帅’,叫‘帅得让人合不拢腿’……所以,在酒精的麻痹下,我可耻的接受了他的撩拨,并且在对彼此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们找了个地儿进行了成年男女之间的‘负距离接触’。


那次的感觉,震撼而美好。于是我们觉得可以继续约下去,约着约着,我跟这个男人之间就成了传说中的火包友关系——没有交易,没有情意,有的只是最原始的欲望……


就像今天晚上,我闭上眼睛,那么清晰的感受着他的疯狂发泄,几乎要把我浑身骨头都弄得散架……我只觉得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体内纵有再大的洪荒之力都动弹不得,慢慢的软下来~在他这疾风骤雨的攻势下,我所有理智都统统都被淹没。

他一边在我体内肆意放纵,一边伸手抓过茶几上的一瓶啤酒,直接用嘴咬开了盖子,仰头咕噜咕噜一通猛灌,漏出来的酒水洒在我赤裸的身上,冰凉刺骨……他就跟疯了一样,连续不断的在我身后运动,又连续不断的灌着酒,空瓶子一个接一个的扔到地板上摔得粉碎!


释放完后,我第一时间去他家的浴室冲澡。


他这套房,室内装饰以大气的黑白灰为主调,看似简约,可每个细节里都充斥着极致的奢华,随随便便一件工艺品、一幅墙画至少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资。


因为只是P友关系,我一直没有刻意去了解过这个男人真实的背景,只隐约知道他经营着邮轮相关的产业,并且很有钱、非常有钱、穷得只剩下钱。所以显而易见,这套不足200平的房子,并不是他的‘家’,不过是他在外寻欢作乐的一个普通居所罢了。


洗完澡回来,看到他仍旧躺在沙发上抽事后烟,在吞云吐雾中若有所思。那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更让人意乱情迷。


我悄悄的盯了他半晌,像被钉在那儿似的,有些着魔……我恍惚的走过去,在他身上坐下,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冷麝香,有那么一瞬间的眩晕,情不自禁的在他面颊上印下一吻。


他转过脸来,恰好跟我的目光撞在一起。


“……”


这样深的对视,这样深的沉默,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冻结了。一时间,我不知说什么,居然抽风的冲他温柔一笑。但他冰冷的脸从头到尾没啥变化,并很快转过去了。


我有点失落。


他突然开口,“白深深,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对我动了感情是没有好下场的。”


几个意思这是?


秒懂了他的话中深意后,我稍稍挺直脊背,呵呵道,“是吗?韦先生你也是个聪明人,难道你觉得,像我这种初次见面就跟你上床的女人,会对你动什么见鬼的‘感情’?”


“那不一定,”他瞪着我,“没听过‘日久、生情’?”


我冷笑,“韦总,虽然你的颜值和财富撑的起你的狂妄,不过你的狂妄还是用错了对象。在我白深深这儿,上床就是一件‘纯洁’的事,怎么能让感情给玷污了呢,对不对?”


他听了,笑的更冷,“好,你明白这个道理就行。反正,遵守游戏规则,对大家都有好处。”


随之,他拿出自己的钱包,从一堆银行卡里掏出一张,不紧不慢的、轻佻的塞到我胸前的内衣里,说,“你听好,我下个月要结婚,今晚跟你是最后一次。但我不白睡你,这张卡上有50万,你拿去以后自动消失,别来纠缠我!”


面对他这个举动,以及他这番话,我整个人微微震颤了一下。


不得不说,一向心理强大的我,在这一刻,还是被他成功羞辱到了……我突然意识到,世界上最操蛋的事儿莫过于——你好歹拿他当炮友,他却拿你当婊子。


怒气在我胸中翻滚着……我没忍住,拿着他这张卡,当着他的面,用力一掰,‘啪’一声,卡就被折断了!然后,我顺手将断成两半的银行卡扔进垃圾桶!


“韦连恒,”我气势汹汹的逼视着他,带着满腔的愠怒,“如果你觉得我是出来卖的,那你这几个臭钱,还真特么买不起我这一款!”


“呵,”他抱着双手,面带冷嘲,“那你觉得,你应该值多少钱?我可以再加价。毕竟,你也算经验丰富,技巧娴熟,玩儿的花样还不少,每次都能让我满意。或许50万是少了点。”说着,他还若无其事的点了根烟抽起来。


迎着他眸子里的蔑视和嘲讽,我默默的做了个深呼吸,告诫自己得冷静,就算输人也别输阵……


所以我稍稍缓和了下自己的情绪,故作轻松的回到,“韦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出来找个乐子而已,有些快乐是再多的钱都买不来的。你放心,这种游戏,我白深深还玩得起。”


“就这样吧,再见!哦不,再也不见!”我已经管不了他想说什么,提着自己的包包,风一般的夺门而出!


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我脑子就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一直处于浑浑噩噩、乱七八糟的状态。一想到跟他的翻云覆雨的那一幕幕,再联想到他刚才的那些羞辱,我就被尴尬、痛心、不甘等各种情绪交织折磨着。


我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难受。


只是‘睡过’,又不是‘爱过’,大家好聚好散不是挺好的嘛?


不管怎样,今晚这盆狗血着实令我元气大伤。都说要养成定期清理垃圾的习惯,包括男人。显而易见,韦连恒已经成为我生活里的‘垃圾’。我拿出手机,翻出他的电话号码,发呆的看了两分钟,最终拖入黑名单。


接下来风平浪静了整整两个月,韦连恒没再约我,我也不关心他的动态,精力主要放在工作上的一个新项目,每天忙的晕头转向。


终于闲下来时看了下日历,我才猛然惊醒,大后天就是我奶奶的八十大寿了,时间过得真快!离开当年那个所谓的家庭已经十多年,我生命里已经没几个至亲,奶奶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很疼我,这些年没跟她生活在一起,但我们经常在联系,感情很深。

所以,即便我再怎么不愿踏进那个家,再怎么厌恶那几个人,可奶奶八十岁的生日,我不可能不去。时间太急,我来不及精心挑选礼物了,就到珠宝店逛了一圈,给奶奶选了一块价值几万块的玉手镯,另外还准备了一个2万的红包。


因为想跟奶奶单独相处谈谈心,我便提前一天开车前往她的住处——杜家的别墅。


车子一路向着别墅区行驶,越靠近目的地我却越想退缩……若不是奶奶还在那儿,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进那个家,不愿跟那几幅嘴脸有任何的交集。


终于到了。我把车停靠在远离杜家别墅500米开外的地方,走路进去。按了铁门的可视电话,是家里的保姆李嫂接的。李嫂当然认识我,给我开了门,迎我进客厅招待了我。我环视了一圈,貌似杜家的人都不在。


“白小姐啊,老太太今天去她老朋友家里了,估计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回来,你先等等吧。”李嫂给我沏了一杯茶端上来。


“好的,谢谢。”


在这个富丽奢华的大客厅里,我如坐针毡的等待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外面响起了汽车鸣笛声,有人回来了。是我奶奶吗?我屁股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期盼的朝外面望了望。


但见到那个浓妆艳抹,拎着爱马仕包包扭腰进来的女人,我的心凉了一大截!是汪虹,这儿女主人,也算是我后妈。


见到我,汪虹愣了下,随即变了脸……


“小婊子,你来了,来得正好嘛,省的我再去找你——”她对我的称呼永远是万年不变的‘小婊子’,对我的态度永远是咬牙切齿,苦大仇深的。


因为,二十多年前,她害死了我妈,我也踢死了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儿子,并害的她一辈子不能再生育。尽管这样,我还是觉得不解恨!


我直接忽略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到外面院子里等奶奶,不想跟她起冲突。但是我不惹她,不代表她会安分……这不,刚走了两步,就被她呵斥,“站住!我有话问你!”


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迎面就接到她一个大耳刮子,打得我火辣辣的疼!


“汪虹,你到底有完没完?”我冷眼盯着她,强压怒火,“明天是我奶奶的生日,我不想跟你纠缠。维持表面的和平对大家都好。”

“汪虹也是你叫的吗?没教养的野种!”她双手叉在腰间,泼妇骂街般的吼,“我问你,你在S市买的房子,是不是从你奶奶那儿拿的钱?马上给我还回来!”


我买房的钱还给她?是的,我去年的确在S市付首付,买了套价值两百多万的房子,但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说的又什么鬼!滚!

“还个毛!”我低低的骂了句,一把甩开她,不想跟这种疯婆娘浪费口水。

……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吾谷网立场。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标签 : 工艺品 啤酒

小编推荐

热门地块

  • 地图名片

    名称:吾谷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9号金桥天阶大厦7层 电话:010-65896129 email:libin@wugu.com.cn
  • 反馈建议

  • 返回顶部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