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中国最大微商集团出事了,波及上千万人

——行业分类:农业电商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2017-06-16

阅读(12843)

小心,中国最大微商集团出事了,波及上千万人

文丨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迟玉德  

如果一个项目诞生只有两年,年营收就做到100亿,广告打到各大电视台,朋友圈也经常看到它,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门好生意?  

如果这家公司宣称它未来三年将做到千亿营收,只要交640元人人都可以分享这场暴富盛宴,而且已经有上百万人加入,你会不会动心?  

如果就在你决定掏钱加入时,却突然得知这有可能是一个骗局,你是继续相信,还是立马闪人?  

QQ图片20170615173121.png

风口浪尖  

5月31日,号称“中国最大微商”的摩能国际被推上风口浪尖。  

一些代理商向媒体披露,摩能国际采用“开会洗脑”的传销模式招募他们做代理,“诱骗”全国几十万微商小白加入,从每个人身上“骗走”几万到几十万元,让大家血本无归,甚至家破人亡。为讨回公道,他们正在联合全国10万代理商围攻摩能北京总部。  

这些代理商还同时披露了一个视频:一些女性代理商到据称是“摩能总部”的地方要求退货,而对方不但不退货,还骂骂咧咧。  

该一事件很快成为热闻,但很多网友并不感到惊讶,他们表示早就知道它会搞出事。  

但摩能国际却不认为自己出事了。  

当天,它在新浪微博发表了“官方声明”,称该事件系公司旗下品牌“棒女郎”代理商柏勇,为离开摩能,投奔其他品牌搞事情,而公司已在今年1月将柏勇告上法庭。  

摩能国际还对相关报道进行了批驳,称这些报道都是一面之词,从来没有采访公司,是“不实报道”。“开封闭式传销会议”等说法也是枉顾事实,因为会议是在五星级酒店召开的,所有人是“自愿到现场”、“自愿加盟”。  

最后,摩能国际还把事情上升到行业高度,认为自己是在替整个行业受过:公司明明是在做“好人经济”,只不过由于行业出现了一些“野蛮生长”现象,产生了一些不同声音。  

因此,它决定联合有关部门于近期搞一次“关于微商行业发展的高峰论坛”,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但综合媒体的后续报道,以及事态的发展看,摩能国际的声明既没缓解大家的质疑,也没挽回自身的形象,甚至一些微商网站也选择跟它划清界线,向它开炮。  

横空出世  

如果摩能国际如它声明的一样,是一家正规的微商,那在微商行业中,它是后来者,也是后来居上者。  

摩能国际成立于2007年,之前是一家电视购物公司,主要代理长虹、海尔、康佳等国产手机。那个时期,摩能就崛起得非常快,第一年做了7亿元销售额,第二年做了29亿元,之后又超越橡果国际,成为行业老大。  

摩能国际的创始人是四川人蒋德才,1972年出生的他对比自己大十岁的史玉柱极为崇拜,而且也做过保健品。2006年,他发现做电视购物比做保健品油水更大,于是果断转行,创办摩能国际。  

摩能国际崛起后,蒋德才总结了三点成功经验:一是电视购物行业好,正处于高速成长期;二是产品定位精准,专注于手机领域,不像橡果国际,手机、保健品、化妆品什么都卖;三是摸透了电视购物广告的精髓,能准确把握消费者心理。  

彼时,蒋德才的理想是将摩能国际打造成“空中的国美苏宁”。不过,这个理想随着微商的出现改变了。  

2014年,微信朋友圈突然被微商党攻陷,再加上大众创业当时正进入小高潮,自诩“创业先锋”的微商一时风光无限。不过,随着大量人涌入,微商被迅速做滥,交易急剧萎缩。  

就在大部分微商彷徨无措之际,蒋德才却带领摩能国际一猛子扎了进来。  

2015年5月,摩能国际正式成立微商实体。蒋德才没有选择当时大部分微商喜欢做的面膜,而是进入女性护理领域,接连推出“V塑”和“棒女郎”两个品牌,前者做美容产品,后者做私护产品。后来,“棒女郎”逐渐发展成为主打产品,本次事件也因该产品而起。  

蒋德才主打女性私护产品的用意与做电视购物时主打手机类似,都是想让受众将某个品类与摩能国际画上等号。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hstl8888)综合其行销策略发现,为了强化这种印象,摩能国际甚至曾在相关广告中直接拿“棒女郎”与著名女性私护品牌“某某洁”做对比。  

聚焦品类的另一个好处是聚焦消费者,让蒋德才等电视购物大咖更容易摸透消费者心理。据棒女郎代理商介绍,摩能国际的广告很抓人,给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不过蒋德才这一次真正想卖的还不是女性私护产品,而是一个“创业机会”。  

摩能国际推出了大量宣传片,在这些宣传片中,摩能国际被描述为一家与福特、微软、阿里并列的划时代企业,同时也是革新微商行业的拯救者。  

更具诱惑力的是,它不但要自己享受财富盛宴,还要将这次“超级财富机会”带给每一个心怀中国梦的代理商。而且,这还是一次“道德的”暴富机会,因为电商正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而移动端是以人为中心的社群经济,是一种“好人经济”。  

摩能自己则是这种“好人经济”的发明者和推动者,它的英文“Moral”,便是“道德”的意思。最后它宣称:过去十年看阿里,未来十年看摩能。  

这些宣传片的拍摄风格很像电视购物广告,播音员念稿时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  

尽管这种手段被很多人呲之以鼻,但其效果却与电视购物广告一样好。据摩能国际公布的数据显示,其代理商在项目启动后的第13个月就突破了100万,创业界之最。不久,它又宣称一年回款100亿元,成为“中国最大微商”。  

然而,这种光环没有维持多久,冲突爆发了。  

浮华背后  

在5月31日的反击声明中,摩能国际称早在1月3日就将“挑事”的棒女郎原代理商柏勇告上法庭,也就是说,许多代理商在此之前已经闹将起来。  

2016年12月,某电视台通过采访一些棒女郎代理商,对摩能国际进行了负面报道。这份负面报道与今天闹起来的棒女郎代理商的说辞基本相同,他们对摩能国际进行了两点指控:  

首先是指控其产品不靠谱。代理商称,摩能国际将棒女郎产品包装成一种能治疗各种妇科疾病的“神药”,号称“亚洲第一女性私护品牌”,然而该产品的批号是“陕卫消证字【2010】第0068号”,只是一种消毒产品,没有任何疗效。  

其次,摩能国际宣称棒女郎是台湾隐泉生物工程公司和台湾女性私护实验室于2009年联合推出的产品,让人感觉这是一款台湾产品,但事实却是,台湾隐泉生物工程公司是一个贵州村民在香港花1万港币注册的空壳公司。  

最后,摩能国际一直宣称棒女郎旗下的“女神泡泡抑菌液”和“棒女郎抑菌凝胶”是纯中药制剂,不含化学成分,但检测发现,这两款产品的主要抑菌成分是化学消毒剂。  

一些代理商还说,他们购买的凝胶产品已经变成了水,还有一股怪味,根本卖不出去。因此,他们坚决要求退货。  

然而就像前面的视频展示的那样,摩能国际拒不退货,理由是双方从未签署任何合同。于是代理商被迫对摩能国际提出一项更大的指控:它在搞“传销”。  

代理商称,摩能国际设计了一套七级代理模式,七个级别分别是“天使”-“铂金”-“皇冠”-“总代”-“小核心”-“大核心”-“官方”,不同级别的拿货价差异极大,而要拿到低价货就要升级,升级的办法则是给摩能国际打款,打款额度依照级别分别为640元、3250元、8250元、3.8万元、22.2万元、132万元、600万元。  

棒女郎的主要代理商是一些刚当“宝妈”的家庭主妇,大部分人选择交3.8万元做“总代”,当然也有一些人打了几十万元,有的还透支信用卡或借钱打款。  

相当一部分打款是在摩能国际于全国各地举办的峰会期间完成的。这些峰会都在五星级酒店举办,极尽奢华,与会嘉宾穿着光鲜,讲话亢奋,整个峰会给人一种高大上和前途无量的派头与气场,这在相当程度上坚定了与会代理商的信心,一冲动就把钱打了出去。  

代理商之所以加入,最大的目的还是希望赚钱。摩能国际则向他们许诺,月入10万不是梦,公司已经为大家做好了全方位支持,包括提供“最好的产品”,将广告打到全国各大卫视,以及为高阶代理商“分流”。所谓“分流”,就是帮助高阶代理商招商或销售,比如给一个“总代”分配60个“精准粉丝”。  

一位钟姓代理商称,她当初选择做总代就是看中了分流政策,该政策可以让她一个月回本。但她很快发现那些“精准粉丝”根本不精准,既没有人跟她买货,也没有人跟着她做,一个月之后,她开始感觉自己上当了。  

像钟小姐这样上当的人还有很多,无奈之下,他们开始找媒体和律师维权。  

相关报道称,“10万代理围攻摩能总部、拼死维权”,受骗者总数则高达几十万。不过摩能国际拒绝承认这些代理跟公司有关系,因为双方没有签署过任何法律文件,不管是代理合同,还是购货合同。当然它更不承认存在“七级代理模式”,声称那种搞法与公司完全无关。  

但有意思的是,摩能国际在2016年6月18日于深圳举办的峰会上,曾当着2万代理商的面宣称13个月就招募了超过100万代理商,随后还将相关内容发布到一些网络媒体。  

外界于是追问:摩能国际到底有多少代理商,这些代理商跟摩能到底有没有签合同,“七级代理模式”到底是代理商自己搞出来的,还是在摩能国际的授意下搞出来的?  

如果是后者,根据现行法律,这就是传销。  

比摩能国际有没有搞传销更严重的问题是,除了摩能,打着微商大旗的其他业者,是否也和摩能一样,存在这么多的问题,甚至涉嫌传销。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从事微商的人员已经突破千万。2016年10月,《老梁观世界》给出的数据是1000多万,摩能国际在宣传片和官网上给出的数据则分别是2000万和5000万。  

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如果出了大事的摩能只是其中一个“杰出”的代表……  

微商江湖  

一个行业,人员规模从很少做到上千万需要几年?微商给出的答案是两年。  

所谓微商,原指利用QQ、微博、微信等社交工具卖产品的生意模式。2014年以前,该模式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但随着各种因素同时发力,它突然长成了一个巨婴。  

第一个关键因素是微信的爆发。截至2013年10月,微信的注册用户超过6亿,日活1亿,再加上微信开通了“朋友圈”,这为小商家提供了一个展示产品的平台。微信于2014年推出的微信红包和微信转账,则为线上交易提供了支付基础。很快,一些原来在微博和QQ上卖产品的小商家开始向微信平台聚集。  

除了这些商家之外,一些淘宝店主也开始转做微商,原因是在淘宝上做生意成本越来越高,而且很难赚到钱。这一时期,京东、天猫等B2C平台的高速成长也抢了淘宝等C2C平台的生意。  

此后,随着政府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一些微商以此为“宗旨”的鼓舞,甚至曲解和诱惑下,大量心怀发财梦的大学生、家庭主妇以及弱势群体也加入微商大军。这些人缺少一技之长,也没有什么本钱,除了做微商几乎找不到创业渠道。  

微商的爆发也让许多品牌看到了希望。彼时,电商进入“马太效应”阶段,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大量中小品牌发展困难。微商的冒头则为这些品牌提供了新的出货渠道。  

一时间,内衣、保健品、化妆品、减肥餐、阿胶膏、黑糖、面膜、漱口水、眼贴、洗衣片,乃至纸尿裤等企业,纷纷进军微商行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家企业宣称自己是“行业黑马”,打破了诸多纪录。  

一番混战之后,面膜逐渐成为行业主流产品。面膜体积小,方便储藏,用户广泛,方便推销,使用频次高,有利于二次消费,而且其市场很混乱,缺乏强势品牌,技术门槛也不高,于是,各种新面膜争相通过微商上市,各路神仙都来分一杯羹,甚至包括郭德纲、刘嘉玲等明星。微信朋友圈也一度被“面膜党”攻陷,暴力刷屏无处不在。  

古语云物极必反。面膜党的暴力刷屏行为引发普遍反感,许多人直接将刷屏人屏蔽或者拉黑。再加上央视也曝光了一些微商面膜的质量问题,称这些面膜添加激素,对皮肤伤害极大,微商面膜很快急转直下,处于人人喊打的窘境,销量急剧下滑,行业迅速从高空跌入低谷。  

其他微商品类也遭遇了类似情况,相关微商从业者也陷入“暴力刷屏-被人拉黑”的窘境。这种情况的出现具有必然性,这时候的微商是一种“熟人交易”,产品主要卖给“朋友圈”的人,但“朋友圈”的人毕竟是有限的,能买产品的就更加有限,卖完一圈也就卖不动了,暴力刷屏则是产品卖不动的外在反映。  

不过这个低谷期并没有持续多久,微商很快就以更快的速度再次做大,只不过这一次的玩法出现巨大改变,传销势力涌了进来。  

传销在我国拥有深厚的基础,历久不衰。然而,随着政府近年来加大打击力度,传销的发展空间受到极大限制。微商的出现以及受到舆论肯定,则让传销势力看到了转型的希望。  

传销势力点破了“熟人交易”的困局,他们向微商从业者指出,如果不引入多层次销售模式,微商创业将难以为继。而多层次销售模式正是传销的核心,前文提到的“七级代理模式”便是一个范例,其设计原则是通过发展代理做大销售规模。  

传销势力染指微商行业后,许多从业者不再在朋友圈刷产品,而是刷交易额,以这种炫富的方式告诉所有人——我发财了,你不来吗?  

在没有交易的情况下,怎么向别人炫富呢?  

很简单,造假。  

华商韬略梳理的资料显示,如今,微信对话、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快递单据等都可以造假,有专门的生成器,做得跟真的一模一样。而且这些工作一般由上级代理统一完成,下级代理只负责发到朋友圈。  

由于拉代理成了主要盈利模式,从业者对于产品质量更加不在意。以棒女郎为例,上文提到的钟小姐就表示自己最初想做,看重的是这套赚钱模式,对于产品则没有太在意——曝光视频显示,产品包装盒上的客服电话是空号,但钟小姐之前根本没有发现。  

很明显,在这起曝光案例中,产品已经成了一个道具,无论是厂家还是代理对其都不关心,这种微商已经传销化了,底层代理则沦为接盘侠。  

现在,接盘侠起义了。  

何去何从  

接盘侠总是让人同情,尽管大家知道他们也是这场击鼓传花游戏的参与者,并不比那些游戏的发起者更加道德。摩能国际深陷的这场危机如何收场,外界无法预判,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场游戏快要玩不下去了。  

而一旦游戏崩盘,那些底层代理将血本无归,摩能国际也将被视为“传销企业”,不管它有没有直接设计和组织七级代理。  

正在维权的代理显然认为自己有获胜的希望——追回损失。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因为一旦摩能国际给“闹事的”代理退款,不闹事的代理就会要求退款,整个体系一样崩盘。  

从某种程度上讲,故事的结局在摩能国际与代理商闹掰的那一刻已经注定。  

而更令人深思的是,摩能国际的故事是否具有普遍性?  

微商行业目前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还没有一个具有公信力的数据平台,因此外界很难判断这个行业到底处于一种什么状况,更不了解传销势力对微商染指到了什么程度。外界能看到的是,在“朋友圈”里,仍有大量人不断刷交易额,拉代理。早在2015年5月,央视就以“揭秘‘微传销’”为题对此进行了曝光,但时至今日,这种情形仍在上演。 

显然,警惕“微商传销化”仍然任重而道远。  

为了防止“微商传销化”,微信去年7月曾采取过一次霹雳行动,一刀切地关闭了所有微商城支付功能,防止微信支付沦为传销化微商的计酬工具。舆论对这次行动给予了好评。  

不过,这种技术打击并不能动摇传销化微商的根本——多层次销售模式,在没有微信的时代,传销势力一样用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行骗全国。而且在支付技术普及的情况下,自己搞一套计酬工具也不是什么难事。  

要想扭转微商传销化的倾向,最根本的还是扭转微商传销化的成因。  

显然,微商不可能再回到2014年刷面膜的状态,熟人交易做几个月就没了,不具备可持续性。但问题是如果不做熟人交易,微商从业者靠什么与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竞争?  

要想生存下去,微商从业者必须进行转型,不能再依靠熟人交易,当然更不能拉代理,而要回归商业的本质——把优质的产品卖给陌生人。  

已经有人在这一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比如有一家微商主要做本地生鲜,他们用类似于经营淘宝的模式打造产品,努力解决物流问题,并向客户提供售后保证,产品出了问题可以得到赔款。他们最初的客户虽然是熟人,但后期发展主要靠陌生人市场。本质上讲,他们做的是传统大电商不做的一个小领域。  

长久来看,这种微商是可以健康发展的。但问题是,这种微商很难快速做大,缺乏吸引力。而大量所谓的“成功微商”并不宣传自己的产品和经营理念,而是不断对外吹嘘自己几个月就组建了一支千人团队。  

近年来,全社会弥漫着一种一夜暴富的思潮,人们等不及那种慢工出细活的成功。微商出现传销化倾向,也是因为有很多微商向不甘心的人许诺了一个“一夜暴富”的机会。  

上千万微商的面前摆着两条道路,他们今后会选择哪一条呢?

图 (1).jpg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吾谷网立场。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