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集卖假货,半天赚几千元,基本没人管

——行业分类:农产品流通

正义网2017-04-21

阅读(3643)

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假冒伪劣商品,在城市难觅踪迹,但在一些农村却随处可见、销售火爆。以某假名牌运动鞋为例,进货价仅为7元,在农村大集上的售价为20元,利润率为65%。

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假冒伪劣商品,在城市难觅踪迹,但在一些农村却随处可见、销售火爆。

以某假名牌运动鞋为例,进货价仅为7元,在农村大集上的售价为20元,利润率为65%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等专家认为,可对农村大集进行分区式管理、重点商品摊位“实名制”登记,便于日后监管。

1.jpg

农村大集是许多农民购买生产生活用品的必去之处

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假冒伪劣商品,在城市难觅踪迹,但在一些农村却随处可见、销售火爆

一些小包装食品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以及无生产厂家,有的甚至已开包、发霉

以某假名牌运动鞋为例,进货价仅为7元,在农村大集上的售价为20元,利润率为65%

商贩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今天被监管部门查处了,明天风头过去商贩们又会“重操旧业”

不仅要查处在农村销售的假冒伪劣商品,还要追溯到这些商品的上游批发商和生产商

8元一斤的“两只松鼠”薯片、10元一盒的“芭比娃娃”玩具套装、60元一件的“纯羊毛”“恒源祥”西装……这些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假冒伪劣商品,在城市超市和商场已难觅踪迹,在山东不少农村大集却随处可见、销售火爆。

“这些小零食孩子们最愿意吃,卖得又便宜,十块钱买了二十几袋。”一名刚购买完“乐比克薯条”的消费者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

记者在山东部分县市追踪调查发现,除部分农民收入偏低、维权意识淡漠、购物渠道传统单一等因素外,监管乏力加上售卖假冒伪劣商品能够获取暴利,加剧了农村大集假冒伪劣商品泛滥;专家呼吁加大监管打击力度,建立“黑名单”制度,增加售假卖伪者的违法成本。

农村大集竟成“假货大集”

农村大集是许多农民购买生产生活用品的必去之处。在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北上高大集,记者看见几十个销售衣服、鞋帽、箱包的摊位,“耐克”、“阿迪达斯”、“恒源祥”等品牌充斥其中。

商贩介绍,“耐克”、“阿迪达斯”运动鞋20元一双、“恒源祥”“纯羊毛”西装60元一件、“香奈儿”手包20元一个。对这些“李鬼”一些商家还号称“厂家直销,价格公道;质量无忧,假一赔十”。

各类小包装食品是农村大集上假冒伪劣商品的“重灾区”。在山东省齐河县焦庙大集上,几十名消费者将一处销售小食品的摊位围得水泄不通。记者挤进去一看,“两只松鼠”薯片、“猴菇”饼干等几十种小食品分别装在小筐中,分为“6元一斤”和“8元一斤”进行售卖。

记者在山东一些县市的12处农村大集上,都发现了这样的“问题食品”:模仿“可比克薯片”的“乐比克薯条”、模仿“OREO(奥利奥)饼干”的“OQDO饼干”、模仿“呀!土豆”的“YES!土豆”等,还有一些小包装食品包装粗糙,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以及无生产厂家,有的甚至已开包、发霉。

在济南市市中区大涧沟大集一处摊位前,记者看到了10元一盒的“芭比娃娃”玩具套装,闻上去有刺鼻气味;还有部分“迪士尼”、“乐高”等知名品牌玩具,外包装已经破损,售价多在10元以下。

假冒伪劣日化用品、人畜药品、玉石珠宝,以及盗版图书、淫秽光盘等商品,在不少农村大集上也屡见不鲜。

监管乏力敌不过售假暴利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之所以农村大集成为假冒伪劣商品的“重灾区”,是因为商贩能够获取暴利。以某假名牌运动鞋为例,进货价仅为7元,在农村大集上的售价为20元,利润率为65%。“赶一个万人大集,一上午卖出100双鞋都不算多,赚个千把块钱很正常”。

销售一些“不起眼”的假冒伪劣小包装食品,获利也十分惊人。记者在泰安市一家批发市场走访时发现,农村大集上不少售价为“8元一斤”的小包装食品,如果按箱采购每斤成本约为4元,利润率约为50%。

业内人士认为,监管乏力也是农村大集假冒伪劣商品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山东省消费者协会公职律师唐雪宇说,农村大集人口流动性大,商贩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今天被监管部门查处了,明天风头过去商贩们又会“重操旧业”。山东某县工商局一名干部也坦言,局里只有寥寥几人专门负责监管假冒伪劣商品,全县范围内农村大小集市的数量多达几十处,根本管不过来。

国浩律师(济南)事务所律师刘国敏认为,部分农民收入偏低,热衷于购买“便宜货”、“只要吃不死人就没事”的落后消费观念、维权意识淡薄、购物渠道传统单一等因素,也加剧了农村大集假冒伪劣商品泛滥。

加强监管“去假存真”

针对一些地方农村大集假冒伪劣商品泛滥问题,当务之急是要加大监管力度。刘国敏说,工商部门要充实基层力量,不仅要查处在农村销售的假冒伪劣商品,还要追溯到这些商品的上游批发商和生产商,对其依法查处,从源头上杜绝这些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商品流入农村。

县区消协也应该发挥更大作用。唐雪宇认为,为了降低农村基层消费者维权成本,更好地保护农村基层消费者权益,亟需充实县区级消协组织力量,将维权“触角”深入农村、深入基层。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等专家认为,可对农村大集进行分区式管理、重点商品摊位“实名制”登记,便于日后监管。

多位受访专家建议,对于农村大集上的不法商贩,建立“黑名单”制度。比如,不法商贩第一次被查处时,有关部门除对其依法处罚外,还要列入“黄名单”进行警告;第二次被查处时,要加大处罚力度,并列入“红名单”,禁止在农村大集上从事经营活动;对于屡教不改者,还要将其列入限制银行贷款、乘坐飞机高铁、住星级宾馆等方面的“黑名单”,增强威慑力。

社会学专家、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周孝正说,从长远来看,还要从提高农民收入、大力建设规范的批发市场和农村超市等方面入手,破解农村大集假冒伪劣商品泛滥顽疾。(潘林青 叶婧 刊于《瞭望》2017年第14期,原题《“李鬼”缘何蹲守农村大集?》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吾谷网立场。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